「媽媽~今天印度人啊」

這個夏天傑登參加的營隊隊輔有非裔隊輔,所以我知道傑登在說什麼

但我還是問傑登:「印度?營隊沒有印度人呀」(裝傻)

隔天我們坐在教室的時候

傑登:「啊!黑人來了!」

 

(我驚嚇到無語問蒼天低頭找地洞的)

我:「你你你剛剛說什麽」

傑登:「大家都說他是美國黑人嘛」(無辜樣)

因為營隊要開始活動我就先離開了

-

散步回家的路上我從背後叫了傑登:嗨!台灣黃人

後來傑登知道我的意思, 我們兩個笑成一團

隔天非裔隊輔跟我說傑登中午跟他分享了午餐一邊跟他聊天問他從哪一個國家來的

回家的路上傑登和我聊的天南地北

突然發現怎麼一個夏天還沒過完,小男孩就成熟像個小男人了

 

Eugenia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